【校友文章】王翔:毕业十年,感怀淄博四中

       又逢高考,浏览手机,在媒体上看到四中学子满怀憧憬,坚定走出考场,掰着指头一数,不知不觉,高考已过十年。毕业十年,从高中生成长为党报记者,回想在四中求学的点点滴滴,春风化雨,恍如昨日,心中不免泛起涟漪。

       毛泽东同志讲,实践是理论的来源,也是精神发展的归宿,在淄博四中读书,我不断找寻到人生方向,度过了精彩充实快乐的三年时光。

这几年,我有幸到过全国各地的知名中学学习参观,内心却不曾有过半分羡艳。这份底气大抵源自我在四中遇到的老师,他们在教学上的兢兢业业,对学生的视若己出,散发出的高贵品质,成为每一位四中学子求学成长路上的最大底气。

高一入学,我被分到王信鹏老师的班级,信鹏老师诙谐幽默,他不仅是一位好老师,更像是一位好朋友。上晚自习时,他经常喊我到教室外面的走廊上谈心聊天。具体说过什么,记忆中早就模糊,走廊上看到的景色却一直印刻心底。当时的教学楼,走廊在教室西侧,初夏傍晚,落日熔金,微风阵阵,惬意舒适。

三年前的春天,面对人生十字路口的风起云涌,内心辗转不定,我抽信鹏老师有晚自习的时间,回到校园。晚风拂过,在教室外,我们畅谈三个多小时,如求学时一般亲切愉悦,情真意切。也正是那次交流,更加坚定我成为一名新闻工作者的选择。高一时,我最期待的属语文课,在紧张的教学进度下,青莲老师每周还是会尽力抽出一堂课给予我们充分展现自我的机会。我们通过演讲分享对社会热点的看法、一起排练话剧《雷雨》,在轻松愉悦的课堂上,我收获到的不单单是文本的知识,还有深刻的人生道理和愈加饱满的人格。

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每当深夜写稿绞尽脑汁,心中还会闪过一丝悔恨——没有在当年多读些书,多做一些积累。我打小数学不好,有幸得到翟明春老师教诲,才得以在高考数学中侥幸取得好成绩,没有拖总分后腿。翟老师教学严谨踏实,常常夙兴夜寐整理教案,事无巨细为我们讲解难题。有段时间,翟老师右手骨折,课堂上,他绑着绷带用左手书写板书,画出来的圆仍然标准无缺,在校内传为美谈。时至今日,当我回忆起这些温暖的场景,还不免会情难自已而泪涔涔。来到高三,学习压力骤增,加之我性格叛逆,时常有一些乖张的行为亦或是对社会现象有些许偏激、不成熟的看法,一度为班主任齐红英老师和级部的苏同霁、张海波老师带来诸多不必要的烦恼。面对这样的“问题学生”,三位老师并没有给予我过多批评或者惩罚,而是选择保护我的锋芒,让我对自己的行为进行认知、理解、消化,这得以让我安心完成高中学业,顺利通过高考,令我感激不尽。

许多年后,当面对更加复杂的现象和情形,需要我完整、准确、全面认知领会时,我总会以他们当年的叮咛提醒自己,以当年的自己来警醒当下的自己。这三年的荏苒时光里,我遇到的每一位老师都积极鼓励我不断前进,使我始终充满昂扬奋进的精神动力,他们对我的嘱托、惦念,使我受益终生。我想,正是因为有这样一批认真负责的好老师,四中优良的治学传统才得以薪火相传、历久弥新,正是他们耐心精心的培育,才推动一届又一届毕业生从这里走出,投身于“两个一百年”的目标中接续奋斗,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

当时,绍华校长的治校理念为我们创造了宽松、温馨的学习生活氛围,在学习之余,我们有不少机会游目骋怀,提升拔高自己。那三年,我参与学校的运动会,参加“春天送你一首诗”诗歌朗诵活动,与小伙伴们一块办文学杂志,除去课业之外,十七八岁的年纪,我积累到了难得的人生体验。

如今,我有幸参与重大选题报道,主笔人民日报头版稿件,通过纸笔见证历史、记录时代。当个人命运与时代洪流澎湃交响之际,思绪拉扯,我总会想起当年在四中埋下的种子,回想起十三年前,我在星空文学社和同学们一起办杂志时的那份热忱。当时,校内有两本杂志,一本《星空》,以文学类作品为主,一本《热冰》,以小说为主,文章题材不同,但都凝聚着同学们对文学作品创作的向往与热情。星空文学社社团刊物《星空》由学生策划、学生供稿、学生编辑。在星空文学社的两年时间里,我们一起做了几本杂志,我也发表过不少文章,内容早已忘却,文笔也稚嫩无比,读来令人贻笑大方,但纸面上洋溢的青春气息无不令人动容感怀。

那时候,我们一起做策划、向同学约稿,熬夜进行版面编排,联系印刷厂印刷,挨个班级分发,活力无限。现在,星空文学社依旧是淄博四中历史最为悠久、成员最多、影响力最大的学生社团之一,依然有无数的文学梦想在那里开枝散叶。我们这一届爱好踢球的同学,还模仿上一届的学长,组建自己的足球队,自己买队服,自己印名字。在学校的时候,每个休息的周末,我们都会组织比赛,踢到傍晚才走。毕业后,我们会用寒暑假的时间一起回学校踢球。后来,大家天南地北,忙于工作,我们还是会选择腊月二十九这一天一起踢一场球。四中就像一条纽带,把我们紧紧交织在一起。

高二那年,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在四中的校园里,我第一次沐浴到新时代的春风,也是在那年,四中迎来第一级新疆班,千房同蒂,千子如一,我们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2018年,学校新的教学楼启用,教学设施更加现代化,漫步校园,遗憾于毕业“早了几年”的同时,心中又为它的年轻欣喜;学校90年校庆那天,在科英布拉的咖啡馆,我刷着手机视频,校园里彩旗招展、横幅飘动,聆听校友们诉说它年轻的故事;前年,我开始尝试在人民日报上发表评论文章,所用的笔名“王翔”,殊不知,正来自四中读书时同学起的昵称;前些天,大雨倾盆,晚上驶过南校区门口,高三学生正下晚自习放学回家,他们推车走出校门,属于他们的未来才刚刚开启……

学校这几年发展的步伐依旧稳健迅速,一批又一批的学生从这里通往国内的顶尖学府,由这里出发,点燃自己的人生梦想。诚然,我并没有从四中走向顶尖学府,但是作为其中的普通一个,这里的人和事,这里的自由快乐,跳动的青春音符,构成了我人生中最弥足珍贵的篇章,催我不断奋进向前。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没有人会永远十八岁,但在淄博四中这一方校园内,总会有十八岁的少年,一如我们当初模样,在追逐梦想的道路上坚毅勇敢、勇攀高峰。

(作者王者,笔名王翔,系淄博第四中学2014届毕业生、人民日报社记者)


    

山东省淄博第四中学版权所有 地址:淄川区淄城路540号 电话:0533-5171271 承建:山东大鲁网络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