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首页 > 学生在线 > 校友风采

那份温暖的严厉

发布日期:2010年11月04日   来自:zbsz.net   作者:政宣室   浏览量:5273次

淄博声屏报记者 王雨萌

    他是教学名师、优秀班主任、高考突出贡献奖获得者,但这些荣誉都不足以表示他在学生心中的分量;他是个严厉的人,无论对谁,做错了事都会受到他的批评。经常做错事的同学没少挨他的“尅”,不过事后他就忘了,笑着说一句:“我是对事不对人”;他是一个公正、细心和干练的人,又十分幽默,他的爱开玩笑化解了高考那压抑的气氛,他对班级倾注了所有,像父亲一样爱护着所有的学生,在学生的聚会上、在网上、在关于校园的回忆里,他就是学生最深的记忆。
    他就是我高中的班主任张万勇老师。
    还记得某年高一结束时文理分科,大家从各个班级来到了一起,张老师成为了我的新班主任。当时有一个班级尖子生的比例大于其他班级,学生纷纷议论那是“重点班”,而我们只是泛泛之辈,心里未免有些想法。一天晚自习,张老师将门关上,像自家人说话一样,就这个问题与我们讨论了一晚,对我们说:“我们一起努力,我相信我们不会比任何一个班级差!”从此,班里有了一股劲,我们为自己而战,也是为老师的荣誉而战。
    他讲课的水平是毋庸置疑的。他教的是最枯燥的政治,但因为他系统、科学的授课方式,加上幽默、生动的语言,即使多年以后,抽象的马哲、难理解的马政经在学生的记忆里也印象深刻。很多考研、考公务员的同学都很庆幸因为当初政治学得扎实,使复习省去很多时间。
    其实在他的严厉背后,有一颗细腻的心。每次班会,讲完学习、班级荣誉这些头等大事,他的口气都会变得温和,有些不好意思地跟我们谈谈“早恋”问题。每次,他先说:“同学们,其实我也是从那个年纪过来的……”下面便起来一片“心领神会”的笑声,他像吟诗一样地说:“同学们,你们是花一样的年龄,但是不要做花一样的梦啊。”又引起下面一片笑声。但他立即换上了严肃的表情,说道:“人都是有感情的,对你们这个年纪来说,这是正常的,但是,同学们,人——更是有理智的!”这句话相信在场的每位同学都印象深刻,因为它适用于很多问题。
    他对自己的班级倾注了所有的心血,处处体现着他的心思。当了十几年学生,一进他的班,他宣布本班不设垃圾桶,各人的垃圾自己清理,打扫卫生时的垃圾用簸箕扔到楼下垃圾桶里。当时我们都觉得这不太方便,后来,尤其是在炎热的夏天,我们的教室里干干净净、没有异味,才理解了他的用心。
    每天下午的最后一节自习,张老师开先例给我们20分钟的锻炼时间。空荡的操场上,他看着我们跑800米。跑完后,离放学还有5分钟,正好到食堂吃饭。等我们手里提着饭往回走时,其他的学生正蜂拥奔向食堂,我们不得不佩服老张有点“小聪明”。
    我最感激张老师的地方,多年来一直在心里深深地埋着。当时我因为厌学和心理压力,成绩从前几名落到二十多名,变成了一个“中游学生”。我自认为是班里的“反面典型”,变得很少与老师、同学交流。每当我的成绩有波动,张老师都会叫我去办公室,对我劝导一番,可那时的我多半是听不进去的。
    有一天,他在班会上想给同学们一些建议,说的不是严厉却是一些很温暖的话,比如“你应该每天多微笑一点”,“你比你想象中要优秀很多,要相信自己”之类,我听着觉得心里一震,也没有多想。后来,张老师对我说起:“你知道吗,我说得主要是你啊!你应该为自己减压,相信自己,每天多微笑,快乐一点。”
那时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一直以为我是被所有老师遗忘的那种学生。他还将这些话都写在纸上,留给我。从此,我的压抑如冰山融解,慢慢变得自信、快乐起来。而大学四年,我一直将这张纸带在身边。
    高考结束后,我超常发挥。去拿录取通知书时,张老师很为我高兴。拿了通知书的我转身要走,他笑着说:“你就不想坐下来和我聊聊啊?”这句话猛然提醒我:我就要离开这个学校,离开这个老师了,这次不再是被他叫来“训话”。张老师跟我说了很多交心的话,我才明白:老师从来没有忽略过我,是我一直忽略了他的关心。

《淄博声屏报》2010第36期8版“城事”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