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首页 > 学生在线 > 校友风采

教育改变人生的诠释者——医学专家陈国庭

发布日期:2010年09月14日   来自:zbsz.net   作者:政宣室   浏览量:5591次

陈国庭 简历

1965年11月生于磁村镇三台村
1974---1982  本村小学、初中
1982---1985  淄博四中
1985---1990  潍坊医学院医疗系
1990---1996  山东莱钢医院外科主治医师
1996---1999  潍坊医学院整形外科学硕士
1999---2002 上海交大(原上海第二医大)外科学博士
2002---      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东方医院外科副教授、副主任医师、硕导

 

一个少年的转变

陈国庭

 

    离开淄川老家已经整整25年了,比起我在淄川成长的时间还要长许多,然而,脑海中的永恒记忆基本上被家乡的一切所淹没:儿时光着屁股与邻居兄弟下河捉鱼游泳;假期里去生产队里掰玉米赶驴车挣工分;踏着皎洁的月光在广阔的田野里耕地播种小麦,尽情地享受“三秋大会战”的快乐;更有临近天寒地冻了,妈妈带着我们在黎明前的黑暗里肩扛撅头去已经收割过的地里“拦地瓜”。
    小学和初中都是在自己的村子里度过的,我的老师们都是本村里初中或者高中毕生,没有上过正式的师范教育,自然质量不是上乘的,甚至达不到当时的平均水平,但他们的敬业精神、他们的真挚情感使得他们愿为自己的学生付出一切。虽然用的课本都是刻板油印的、教室里照明用的是汽油灯,虽然吃的是粗茶淡饭、有时候还是饥肠辘辘,虽然在严寒日子里靠跑跑步跺跺脚来取暖,但是,老师们那和蔼的音容笑貌、感人的话语、翻开新书的墨香让我永生难忘;也使得我以后的日子里遇到再大的难事、再苦的工作也不会放弃,也不认为是有多难,那是因为苦过了,再也没有比衣食不济的年代苦了。
    家乡的记忆是美好的,是永恒的。虽然她有些清贫,有些原始,但她哺育了我,让我逐渐成熟起来,让我知道世间的真情与人生的坎坷。
    终于在1982年的时候,我考进淄博四中上高中了。高中的第一课至今记忆犹新,语文课上司志清老师满怀深情地朗读着朱自清先生的散文“月光静静地泻在荷塘上,……”,美妙美幻的想象把我这个穿着屁股上打满补丁的裤子的农村孩子带进了高雅的文学殿堂;数学课上江觉清老师那特有的上海普通话夹带手臂挥舞着的神态至今在我脑海里甚至在梦里时常再现,让我到现在已经放下近20年了的高中数学还能做一回辅导教师的角色;化学课上那些复杂的化学颜色变化和有机分子式让我憧憬着自己未来要成为能够造福人类生活的科学家的远大理想。
    高中的生活是紧张的、不孤独的,每天有规律地进行着。我们一个班接近30多个男生挤在一个大的宿舍里,起先是东北式的大通铺,好处是冬天里暖和,缺点是夏天里炎热,某人沾染上虱子了,那就不会有一个幸免的;一年多以后就换成上下床,每人具有比较独立的床铺了,不过还是挤在一个宿舍里。早上起床后要跑操,不能无故不去的,其实也没有偷懒者。晚上躺下后应该是一天里大家最为欢乐消闲的时候,就一个话题你我进行舌辩一番,题目不拘,当然幽默的、引起开怀大笑的笑话时而也有。每天晚上班主任江老师要巡夜监视,方法就是在窗户外面“偷听”,第二天再给我们讲“昨天的故事”,给我们指点着今天的事怎么做,未来的路怎么走,就这样很快完成了由少年到青年的关键转变。
    我现在是上海黄浦江畔旁边一所医院的外科医生了,虽没有做出什么惊人辉煌的业绩,也不是什么沪上或国内名医,但是每天在繁忙的诊室和病房里去兢兢业业、认认真真对待每一位求医的病人,尽自己平生所学,以最经济的方式给予病人最优化的治疗,也就心安理得了;因此也赢得了病人的信任,有很多结交成了朋友,其中最难忘的使我受益最大的是与著名的电影表演艺术家秦怡老师成为了好朋友。
    黄浦江水在日夜不停地奔向大海,但她永远带不走我对淄川美丽故乡的回忆和思念。

 

(特别感谢淄川区政府办公室李祖炬先生提供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