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首页 > 学校文化 > 教师文化 > 教师文学

教师文学作品--我为什么喜爱文学

发布日期:2009年03月18日   来自:zbsz.net   作者:王曙光   浏览量:5400次

  首先我们要解决一个问题:“什么是文学?”有一句话说得很地道:“山坡上开满了鲜花,但在牛羊的眼里,那只是饲料。”
  其实这个世界不缺少鲜花的,只是我们很多时候都把它们看成了饲料而已。同样文学无处不在,文学就是生活,我们要善于去发现和体验。
  我们学校里种了白玉兰,风一吹,白玉兰花瓣就落下来,撒在碧绿的草地上,很像是钉在碧空里的一颗颗星星。我正看着呢,那位勤劳的清洁工大妈走到了那片草地上,把谢了的玉兰花瓣儿捡起来,一瓣一瓣的,捡得耐心,捡得仔细,一瓣也不留下来。她把她们当作了垃圾,倒到垃圾桶里去了。
  这位勤劳的大妈马上让我想起了“黛玉葬花”。黛玉完成的是红楼里最具东方神韵的一次行为艺术。大妈做的也是一种葬花的行为,但黛玉葬花是绝艳的行为艺术,这位大妈葬花却是工作。后来读杂书,知道了黛玉其实是一位追星族,她追的是被誉为“风流文采,照耀江左”的明代吴中四才子之一的大牛人唐伯虎。唐伯虎曾有葬牡丹之举。据《唐伯虎佚事》载:“唐子畏居桃花庵,轩前庭半亩,多种牡丹花。花开时,邀文征明、祝枝山赋诗浮白其下,弥朝浃夕,有时大叫恸哭。至花落,遣小僮一一细拾,盛以锦囊,葬于药栏东畔,作《落花诗》送之。”
  这就是文学,这就是文学青年的作为。像红楼里的黛玉葬花,宝钗扑蝶,湘云醉眠,宝琴折梅,妙玉奉茶都算得上是文学青年的做派。
  我们看了文学的和非文学的一些行为,现在我谈谈为什么我爱文学的那点事儿。
  喜爱文学,是来源于需要。就像人渴了要喝水,闷了要游戏一样。古人云:“不为无宜之事,怎遣有涯人生。”
  我曾在另一个小山村看到一个院落。小院不大,因在半山腰,所以视野开阔,周围的景致、整个小村尽可一览无余。阳光灿烂,洒满了院子。最主要的是那株梨树,在院子的东南角上,枝叶铺展,竟然把大半个院子覆满了,那雪白的梨花开得正盛,在阳光里,像是片片的银,美丽得近乎虚幻。我在这院子里坐了好久,梨花里蝶舞蜂狂,小山村寂寥无声。周围的群山静默。我喜欢这种宁静的氛围。我知道这些都是我的需要,和文学一样。当我有感的时候,必然要发,怎么发?我喜欢涂
鸦,或者叫自由写作,不为发表,只为书写。写了就痛快了,就快乐了,何乐而不为?
  喜爱文学,是要活出生活的滋味。怀着感恩的心热爱着生活,而阅读和写作是证明自己还在活着的最好的方式。
  通过阅读,我们可以欣赏别人的生活,可以没有任何危险也没有任何成本地接近他们,肆无忌惮地窥探他们人生的秘密。而写作呢?能使我们的灵魂得到安逸和满足。我们会在在自己的心灵中发现秘密,找寻力量。我们写出灵魂里的苦痛,迷茫,激情和力量,就像是拿着一面镜子自我观照一般。
  喜爱文学,是在对抗时间。写作就其本质的意义上来说是一种回忆,一种试图抓住生命流逝的回忆。所以法国作家普鲁斯特干脆把自己的小说起名为《追忆似水年华》。所以我们喜爱写作应该有个很自私也很可笑的期待,那就是让生命和时间一样延续。
  我现在很喜欢记录一点东西。当看到我们的社会迅速现代化的时候,就会发觉我们几千年积累的农业文明遗存在迅速消亡,所以我想记录,我想走遍每个我们的乡村,留下文字和影像,我感觉几十年后,好多东西可能就再也看不到了。记录和保存我们这个时代的信息。这也是文学或者写作很重要的一个功能,那就是和时间对抗。
  喜爱文学,是因为生活中时常收获感动。那天到复课班代课,在靠近窗边的放饮水机的桌子边框上,挂着一个白塑料袋,袋子里是两个红萝卜,红萝卜已经窜出了翠生生的萝卜缨子。可能是不见阳光的缘故,这樱子是那种翠绿色,萝卜缨子本就纤细,看去似是怯怯地窥着着满屋子里埋头苦学的学子们。我惊艳于这一小簇淡淡的绿,它让我非常感动。我感动于在这个越来越功利越来越理性的时代,孩子们还能在这一角落留一点空间给浪漫。
  我们要在奋斗中追求快乐,在困苦里体味美感,在理性中展现情趣。
  即使掉到尘埃里,我们也要开出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