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首页 > 学校文化 > 健康教育

怎样培养孩子的抗挫力?一名日本果农带来的启示

发布日期:2020年06月18日   来自:zbsz.net   作者:政宣室   浏览量:205次

    最近看到不少这样的新闻,譬如“13岁少年跳楼轻生”“15岁少女服药自杀”。
    为什么我们的孩子越来越脆弱,遇到一点人生挫折,就会轻易放弃生命?
    恰好看了日本果农木村先生种植苹果的故事。 木村的苹果除了味道很好,更特别的是生命力极强,一年刮台风,当地果园几乎全摧毁,只有木村果园里的苹果还好好挂在树上。 为什么?
    因为木村的苹果树不是在农药化肥的“照顾”下舒适成长起来的,它们的果经历了更多大自然的磨砺,它们的根比一般苹果树扎得更深。 从木村先生培育苹果的故事中,我们或许可以得到一些启示:
    怎么培养孩子的抗挫力?什么才是成功的养育?
   “奇迹的苹果”,大家都这么称呼木村的苹果。 东京一家高档餐厅,招牌菜“木村先生的苹果汤”,预约排到了一年之后。
木村的苹果,咬一口甜味浓烈,彷佛全身的细胞都能被唤醒。
    苹果保存两年也不会腐烂,只是会缩成淡红色的果干。
    木村的苹果受到全日本的追捧:“希望可以吃到木村先生的苹果,哪怕一次也好。” 木村先生的苹果,为什么与众不同?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一个“笨蛋”用一生来坚持“不可能”的梦想,“侥幸”成功的故事。

不可能的梦想
    木村的家乡,是日本苹果产量第一的青森县。 他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成年娶妻后,以务农为生。
    一开始,木村严格按照农业协会要求,每年给农田和果园认真打药、施肥。 但是木村妻子对农药过敏,每次洒完农药,都会卧床一周,木村看到妻子的痛苦,希望找到一个解决办法。 机缘巧合,他买到一本福冈正信的《自然农法》,书的封面写着这样一句话:“什么都不做,不使用农药和肥料的农业生活。” 木村怦然心动,把书看了好几遍,决定在自家果园实验这种“自然农业法”。 “不用农药和化肥,种出香甜的苹果!”梦想的种子就这样在木村心里扎下了根。 任何一个现代社会的果农都知道:不使用农药,根本无法种出苹果。 木村想无农药栽培苹果,不是痴人说梦话吗?他能成功吗?


全世界第一大傻瓜
    这是木村果园停止使用农药的第四年。
    这期间,苹果树完全不开花,果园没有收入,木村夫妇、三个女儿、岳父岳母,一家七口穷困潦倒。
    拖拉机、小轿车、小货车都变卖了,木村向银行贷款,地下钱庄借钱,父母亲戚也借了个遍。
    家里电话早不通了,水电费要筹钱才能缴上,医保卡因为欠费被没收,就连一块橡皮都要切成三块,女儿们分着用。
    朋友实在看不下去,劝说木村:
    “快点清醒吧!”“为老婆和孩子想一想!”
    可无论谁再怎么苦口婆心,木村都执拗地不肯改变。
朋友们火冒三丈,不愿再搭理他,路上见到木村也不打招呼。
    木村的父亲斥责他一意孤行,让岳父一家陷入困境,与他决裂。
    母亲虽同情他,也只敢在深夜偷偷放一些吃的在他家门口。 被周围所有人当作傻瓜,木村毫不介意,“我是傻瓜,所以,只会像野猪一样一心往前冲,心想总有一天会成功。”


到底在坚持什么?
    通常,从初春到秋天,果农平均要给果树洒十三次不同种类的农药。
    洒过农药的果园和没有洒过农药的果园,其对比犹如天堂和地狱,一边是茂密的树叶闪闪发亮,一边犹如寒冬,枯叶片片。 木村的果园,先是苹果斑点落叶病肆虐,然后,又变成虫子的天堂。
    木村和妻子、岳父、岳母,每天从黎明到傍晚都在果园里抓害虫。
    奈何害虫数量惊人,单纯靠人力根本抓不完。 树枝爬满虫子,树下堆满枯叶,木村的果园简直是一个果农的梦魇。
    木村每天都在果园做实验,有时半夜做梦突然有了灵感,也会立刻爬起来赶到果园。
    红糖、大蒜、辣椒、酱油、牛奶、酒、面粉、醋……他都往果树上喷过,都没有用。
    六年过去,木村经历了千百次失败,苹果树一直没开过花,果树已接近枯萎。
    一个答案似乎就在眼前:栽培无农药苹果失败了。 要承认这个结果吗?
    木村的脑袋里彷佛有两个人在争吵,一个说:“放弃吧。”另一个说:“一定可以成功。”
    可他无论如何没办法在这个时候放弃,心里总是还抱着一丝希望:也许明年苹果树就开花了。


命运的礼物
    再想不出对策,苹果树若真的枯萎,就再无力回天了。 木村焦头烂额,他半夜起床,到储藏室的箱子上一动不动地坐到天亮。 如果梦想是一座高山,他爬了六年,终于明白这座山实在太高了。
    然而,梦想如果破灭,木村觉得自己也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
   “只有死才能让我放弃梦想。”不如找个安静的地方,默默死去吧。
    木村半夜走到深山里,找到一棵树,把绳子往上一抛,命运却在此刻展示了奇迹的发生。 绳子从他指尖划过,飞向别的方向。 木村去捡绳子,在月光下看到一棵树,闪闪发亮,每一根树枝上都长着密密的树叶。 深山里的树,当然不可能有人给它洒农药,那为什么它可以茁壮成长? 就像闪电划过大脑,六年来不断寻找的答案呼之欲出:因为泥土。 木村挖起山里的泥土,在鼻子前闻着,放进嘴里品尝。
    山里的泥土很柔软,温温的,有一股特别的味道,和果园的泥土完全不同。 只要在果园中培育出这样的泥土,苹果树的根一定会变得强壮,苹果树就能和这棵树一样健康。
    木村心中瞬间充满了信心,他把自杀的绳子忘得一干二净,一路跑下山。

苹果树终于开花了
    木村开始在果园中模拟深山的环境。
    慢慢地,果园的杂草长到人胸口那么高,昆虫在这里跳来跳去,蜜蜂乱舞,青蛙高叫,兔子乱窜,鸟鸣阵阵。
    神奇的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原本垂死的苹果树真的慢慢恢复了健康。
    春天长出的叶子,到了秋天都没有掉落,之前都是还未入夏叶子就掉光了,木村开心得想跳舞。 终于,在第八年,苹果树开出了七朵花,其中两朵在秋天变成了果实。
    那两个苹果,全家人一起郑重地分享了:“好吃得让人想哭出来。”
    第九年春天,木村听到邻居在门外高呼:“木村,你的苹果树开花了!”
    木村跑去果园一看,果真一片花海,他高兴得又哭又笑。 那年秋天,木村的果园结出了很多苹果,虽然个头只有乒乓球那么大,甜度却相当高。

是苹果树很努力
    木村是把苹果树看成和自己平等的生命体,以最真诚的心对待它们。
    果园有600棵苹果树,每天早晨到果园,木村第一件事就是和苹果树说话。 “长得不错哟。” “很感激。” 收获的季节,每摘下一个苹果,木村都会用欣赏的眼神看着苹果:
    “很棒啊,真可爱。”
    和苹果树说话,是木村在某一年苹果树快枯萎时开始的。 那一次,他走到每棵树前低头请求:
    “对不起,让你们受苦了,你们不用开花,也不用结果,只求求你们不要枯死。” 自从和苹果树说话之后,木村觉得自己能听到苹果的声音。 初夏,绿油油的树叶抒发着生命的喜悦。 秋天,沉甸甸的果实吐露着收获的谢意。 看到弱小的树苗,木村也不会强迫它们长大。
    他想:如果我是树的话,会怎么办呢?换位思考一下就行了。 他只是会更用心观察树木的生长状况,帮它们修剪枝条,减轻它们的负担。

要相信自己的苹果
    木村说过:“不管经过多少年,都不会对自己的苹果失去信心。我就是固执地认为,苹果不会辜负我。”果园最初一年收获的苹果,个头太小,只能被当成处理品,卖了总共不到一万日元。 第二年,苹果大了一些,但外形仍然无法和洒过农药种出来的苹果相提并论。 外观不够漂亮,超市不收,木村只得自己把苹果运到大阪去卖。 在大阪市中心,人们看到木村的苹果,不屑一顾,“这真的是苹果吗?” “虽然很小,但真的很好吃。”木村喉咙都喊哑了,一天下来,十箱苹果几乎没有动。 没有人买,苹果只能批发给加工商,本钱都收不回来。 木村回到果园,静静看着一棵棵果树:难道自己真的错了吗? 一片红叶飘落在草丛中,彷佛在对他低语:“你没有错。” 一个星期后,木村收到一位客人寄来的信,
    “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苹果,我要向你订购。” 靠着口碑,订购苹果的客人慢慢增加,果园度过了那段辛苦的日子。

能抵御台风摧残的苹果
    1991年,青森县遭台风袭击,整个地区的果农损失惨重,有些苹果树甚至被强风连根拔起。
    只有木村的果园几乎没有受到影响,八成以上的苹果都还留在树枝上。 木村的苹果树,根能伸到地下10到20米,这是不可想象的,普通苹果树的根顶多5米深。 不仅根扎得更深更密,果蒂也更加牢固,所以,木村的果树,风吹不倒,果实也吹不掉。
这些果树的根系可以如此强壮,正是因为木村独特的培育方法:给苹果树提供一个适合生长的环境。 木村最注重的是果园的土壤,土壤是树的根基,生命的起源。 木村果园的土地,是柔软的、温暖的,和深山里的一样。 而其他果园的土地,因为施过化肥,还被重型机器压过,是硬的。 由于不施化肥,果树要拼命扎根吸取营养,所以扎得更深; 由于不洒农药,果树只能自己抵御各种害虫病菌,所以更加强壮。 这样成长起来的果树,才是真正健康、有生命力的果树。 “不是我很努力,是苹果树很努力。”听到别人的夸奖,木村总是这样说。 成功后,木村的苹果供不应求,专家来到木村的果园做研究,很多果农来向他取经。 电台邀请木村去做节目,写他故事的书畅销到了国外,还拍了一部以他为原型的励志电影。 

    可木村本人仍然过着简朴的活,他最大的希望,是把这种农业理念尽可能推广出去。 

答案会浮出水面
    不愿种出那种统一漂亮却毫无特色的苹果,要种出不施农药化肥却依然香甜的苹果。 为了这个梦想,木村走过漫长的弯路,但终于用一颗赤诚之心,坚持和等待,等来苹果的开花结果。 木村的成功,在于专注,在于坚持,更在于他终于掌握了养育的真谛,让苹果在自然和谐的环境中成长。 书里有一句话:“疯狂地做一件事,答案会浮出水面。”
    孩子的人生,也有自己的答案。 我们作为“栽培者”,有没有给他们真正适合的土壤,有没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待,有没有勇气相信,定有一个不会辜负的结果?